中国马拉松乱成这样了我们急需一个类似姚明的

  • 时间:

  金栗四三是个马拉松达人。他1911年以2小时32分45秒打破了当时的马拉松世界纪录。1912年,他成为第一个参加奥运会马拉松赛的亚洲人。并且,他还是1912年日本参加斯德哥尔摩奥运会的代表团旗手。

  在顶尖级别的马拉松选手方面,虽然我国的马拉松纪录是2:08:15(2007年),但中国选手好多年没有跑进“210”(两小时10分钟)了,今年的最好成绩也没有突破214。

  一方面,他发起了1920年的关东地区的箱根接力赛。现在,这项在1月举行的接力赛电视收视率列全国前2名。这项大学生参加的箱根接力赛很大程度上体现了日本大学生的长跑水平,也是日本马拉松高位运行的一个保证。

  日本选手也在波士顿、东京、芝加哥三场大满贯级别的顶级比赛中,分别获得冠军、亚军和季军,并且是3位不同的选手。

  另一方面,金栗四三在二战后的1947年创办了以竞技成绩著称的福冈国际马拉松赛。该赛事和琵琶湖马拉松赛都是日本国内选手的选拔赛,且以成绩好闻名。

  那么业余方面怎么样呢?总体而言,赛事数量快速增长的我国马拉松业余选手水平在提高,但和近邻日本比,差得也不是一星半点儿。

  当然在国际赛场上,多布杰今年以落后26秒的成绩在亚运会获得季军还是有相当成色的,其他方面就乏善可陈了。

  其实,今年马拉松多项纪录被改写。如男子世界纪录、亚洲纪录、欧洲纪录被打破;男子半马、纯女子半马等多项纪录也被改写。

  在亚运会上,另一位日本选手井上大仁获得男子马拉松冠军,击败的是刚刚打破亚洲纪录的归化选手埃尔哈桑。

  而不仅是巴林,在亚洲马拉松,日本也能经常打破纪录:从2小时6分16秒(高冈寿成)提高到2小时6分11秒(设乐悠太),再跨进2小时6分大关,定格为2小时5分50秒(大迫杰)。

  当中国的马拉松在“递国旗”、“200多人违规”、“拉拽选手”中不断深陷之时,我们应该看看身边究竟发生了什么。

  福冈国际马拉松赛有报名成绩的门槛,简单地说,男子全程成绩为2小时40分,或半程1小时10分,并且需要在最近2年取得。要知道波士顿马拉松赛从2020年开始提高报名门槛,要求最高的男子组18-34岁年龄段报名门槛才3小时。

  就在上周末,亚洲男子马拉松纪录今年已经是第三次被打破了,巴林的归化选手埃尔哈桑一下子迈进2小时5分的大关(2:04:43)。

  金栗四三还有一句马拉松名言,影响了一代代日本的长跑爱好者。他对马拉松提了六个字“体力、气力、努力”。在金栗四三的推动下,日本的长跑、马拉松成为一种特殊的体育文化和社会现象。

  现在,我国的马拉松迎来了很好的发展时期:政策支持、商家投入、跑者喜欢;竞技层面,国家队“请进来、走出去”的训练和比赛很多;业余层面,“我要上奥运”是人才培养通道和选拔机制的有益尝试,更重要的是,营造了很好的马拉松运动的氛围。

  我们希望国内也有这样像金栗四三里程碑式的马拉松人物。当然,更重要的是需要一种工匠精神,就是为了一个远大目标,久久为功的人,这其实也是马拉松精神的体现。

  今年上海国际马拉松破三选手(含国际选手)达到720人,列国内第一。但上周末,日本第二大马拉松大阪马拉松破3选手就超过1000人;更不要说东京马拉松破3选手“如潮水般地涌向终点”。

  对于中国的马拉松,可能最直接的就是——庞大的市场需要一个偶像运动员的指引。就像姚明对篮球,李娜之于网球,用以身作则的职业精神和成绩,让马拉松和路跑更加正规。

  包括他今年获得波士顿马拉松冠军在内,日本选手居然9次获得波士顿马拉松赛男子冠军。但在日本,有着“最强公务员”之称的川内优辉,是世界上跑进“212”次数最多的运动员,在他前70个全马中,23次跑进“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