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思德:华为孟晚舟引渡案引发美国政策争论

  • 时间:

  中国华为的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引渡案引发了美国围绕着对中国企业应采取何种政策的争论,美中双方都应该从更为整体的角度去看待这一事件。美中贸易谈判现在还在进行当中,双方各自立场差距依然很大,最可能的结局是美方争取达成一个“尽可能好的协议”。至于中国自身的经济,有积极一面也有消极一面,总体来说新的一年挑战不小。

  去年的美中贸易关系非常令人悲观,从7月关税战爆发到秋天贸易战升级,双方都在“挖坑”。现在美中在进行贸易谈判,但是结局依然不很了乐观。中国还没有显示出要解决美国所关切的侵犯知识产权、强制技术转让、政府干预市场等问题,利用与美国谈判的机会进行结构性改革的任何迹象。美国也不愿意改变立场。特朗普关于美中贸易谈判的观点概括起来主要有两点:一是现在中国经济很差,谈不拢美国就“走开”,中国自然会让步继续谈;二是在现在股市不稳定、“通俄”调查、政府“停摆”等问题频出的当下,特朗普政府现在特别需要一场“胜利”。另外,对于美中贸易谈判,特朗普本人偏向于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式的强硬立场而非财政部长努钦或商务部长罗斯式的妥协较多的立场。如果中国认为特朗普只是在不同的时间根据心情随意听取不同顾问的不同意见,那就误读了华盛顿当下的政治景观。

  华为孟晚舟引渡案在美国尚未宣布引渡时就已经可以确定一点,那就是这一事件引发美国关于应当对中国企业采取怎样的政策的大讨论。现在对于中国企业来美营运的管理和限制根据严格程度分为4个“层次”的观点。第一层次是严格执行现有的对于外国企业包括中国企业的法律和规定;第二层次是给中国企业“特殊待遇”,对中国企业相关的项目审查更严;第三层次是给中国企业划定特别区域,只允许中企在这些“特区”投资和营运;第四层次更为极端,几乎限制所有中国企业来美。这些不同观点的争论以及后续对美国政策方向的影响才是重要的。另一边,中国也要从大局着眼看待这一事件,不能让该事件影响美中经贸关系整体,比如现在正在进行的美中贸易谈判。

  【专家档案】甘思德(Scott Kennedy),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弗里曼中国项目高级顾问,中国商业及政治经济项目主任,著名中国问题专家。

  至于中国经济,积极的一面是2018年中国经济增速尚可。中国官方数字是6.5%,就算达不到,但一个事实是中国现在的经济体量是10年前的3倍。作为对比,美国经济只比10年前增长了1/3。在中国经济发展不错的前提下,很多迹象官方或非官方的数据却显示这前路布满“乌云”。从中国购物网站上内衣销量的停止、气泡酒销量的减少,到房地产市场的不景气、想方设法促销,都显示了中国经济前进道路上“乌云”的存在。2019年中国的领导层可能会特别强调两个关键词。一个是“质量”,就是看重质量而非注重速度的增长;另一个是“风险”,就是关于国内外各种经济风险。但还有一个暗地里的关键词,那就是“刺激”,也就是刺激经济发展的措施。2019年中国的经济状况可能会分为两段,上半年情况会非常糟糕,下半年刺激措施施行会让情况有所改善。但总的来说,2019年对中国经济来说将是充满挑战的一年。(侨报记者徐一凡整理)

  沈梦辰微博发文解释爸爸在节目中提到的“邓伦风”,获邓伦本人回应,杜海涛回复吃醋表情欢乐满满。